朱進忠:流感治療4則

2020-02-17

流行性感冒

作者/朱進忠


1.偏執溫病,忽視傷寒,以寒作溫,延誤病期


余友趙××,男,38歲。高燒7日,醫作流感論治,先以輸液、抗生素投入4日,繼又配以中藥清熱解毒,辛涼解表法以治,然均無效。商治于余。


察體溫持續在39℃~39.5℃之間波動,頭痛身痛,惡寒發熱俱見,且煩躁不安,脈浮緊數。云:仲景《傷寒論》有言:“太陽中風,脈浮緊,發熱惡寒,身疼痛,不汗出而煩躁者,大青龍湯主之。”此證與大青龍證甚相合拍也,然你之體溫高達39℃~39.5℃,恐辛溫之品以熱助熱,甚或熱極生風,不宜也,姑暫擬辛涼重劑先治發燒,而后再以辛溫解之可也。趙友與其家屬均認為議論甚有理。予大劑白虎湯一劑不效,又易清瘟敗毒飲一劑仍不效。

友云:此非外感風寒之邪,閉郁于表,邪實于表,熱郁于里之證乎?予云:證脈均系大青龍湯證,不妨試用之。

處方:麻黃18克,桂枝6克,炙甘草6克,杏仁10克,生姜10克,大棗10個(擘),生石膏15克。

藥進1劑,全身微微汗出,熱退,證解。云:偏執溫病多而傷寒少,偏執清熱即可降溫之論,誤也,誤也。


2.表里三焦俱病,但予清熱,失于疏通,久久不解


李××,男,50歲。

4天前,突然高熱不退。醫診流行性感冒。始予青霉素不效,繼又予卡那霉素,氨芐青霉素、病毒唑仍不效。因其合并出現二聯律、束支傳導阻滯、ST段下降,證見心悸氣短,咽喉疼痛,而加用激素、中藥清熱解毒劑2天,然其體溫仍不見下降。改邀余前往診視。

察其體溫39.5℃,頭暈頭痛,咽喉干痛,脘腹脹滿,大便不爽,脘腹按之微有壓痛,舌苔黃白,脈浮弦滑。

綜合脈證,思之:脈浮者表證也,表證應予解表;脘腹脹滿,按之微痛,脈滑者,里證也,里證當予攻下。又思上見頭痛咽喉疼痛,中見脘腹脹滿,下見便秘溲赤,乃三焦俱病也。三焦俱病,不去調治三焦,而但予清熱冰伏,豈能得解?


清·楊栗山《寒溫條辨》云:


“表里三焦大熱,其證不可名狀者,此方(按:即升降散)主之。”

“如頭痛眩暈,胸膈脹悶,心腹疼痛,嘔噦吐食者;

如內燒作渴,上吐下瀉,身不發熱者;

如憎寒壯熱,一身骨節酸痛,飲水無度者;

如四肢厥冷,身涼如冰,而氣噴如火,煩躁不寧者;

如身熱如火,煩渴引飲,頭面猝腫,其大如斗者;

如咽喉腫痛,痰涎壅盛,滴水不能下咽者;

如遍身紅腫,發塊如瘤者;

如斑疹雜出,有似丹毒風瘡者;

如胸高脅起脹痛,嘔如血汁者;

如血從口鼻出,或目出,或牙縫出,毛孔出者;

如血從大便出,甚如爛瓜肉屋漏水者;

如小便澀淋,如血滴點作,疼不可忍者;

如小便不通,大便火瀉無度,腹痛腸鳴如雷者;

如便清瀉白,足重難移者,肉筋惕者;

如舌卷囊縮,或舌出寸許,絞擾不住,音聲不出者;

如譫語狂亂不省人事,如醉如癡者;

如頭痛如破,腰痛如折,滿面紅腫,目不能開者;

如熱盛神昏,形如醉人哭笑無常,目不能開者;

如手舞足蹈,見神見鬼,似瘋癲狂祟者;

如誤服發汗之藥變為亡陽之證,而發狂叫跳,或昏不識人者;


外證不同,受邪則一,凡未曾服過他藥者,無論十日、半月、一月,但服此散,無不輒效也。”

乃予升降散加減為劑予之。處方:蟬衣10克,僵蠶10克,片姜黃10克,大黃4克,元參10克,薄荷10克。

服藥1劑后,體溫恢復正常,發熱消失,心悸氣短亦明顯減輕,24小時動態心電圖顯示仍偶見束支傳導阻滯,而二聯律及ST段下降消失。審其脈弦滑,偶見胸滿咽干。此乃太陰少陽俱病擬用柴胡枳桔湯加減為劑。前后服藥6劑,諸證消失。


3.表寒里熱,微兼里實,但予清熱解毒,其何能愈?


申××,女,3歲。

兩天前,突然發熱。醫始以輸液、抗生素、柴胡注射液等治療,不但發熱不退,反見體溫由38℃升至39.5℃,又配用中藥清熱解毒之劑一付,諸證亦不好轉。

審其身熱如炭,體溫39.7℃,無汗,便干,兩日未行,舌苔黃白,脈浮數。

乃云:此表寒閉郁,里實熱盛相兼為病也,宜外疏表邪,內瀉里熱可也。處方:蟬蛻9克,僵蠶9克,蘇葉3克,片姜黃9克,大黃3克。

處方剛畢,某醫云:既見便干,何不加大黃至9克?答曰:此證脈浮而數,浮脈者,表證也。表證多者應予解表為主,不可以瀉下治里為主,以防表邪入里不解耳。服藥1劑,果然熱退,繼服1劑,愈。


4.表里俱病,身熱搐搦,急用攻邪,其病得愈


朱××,男,2歲。

三天前,突然發熱思睡。其母系西醫兒科醫生,乃先用抗生素、病毒唑類藥治療。兩日后,發熱不但不退,反見體溫由38.7℃上升至39.5℃,乃急請某醫以清熱解毒藥2劑,晝夜兼進,配合用之,仍不效。


審其腹部微滿,大便數日不行,舌苔黃白,脈浮滑數。云:此表里合邪,表里俱實也。宜外疏風邪,內瀉里熱。

處方:蟬蛻10克,僵蠶10克,片姜黃10克,大黃3克,蘇葉3克,連翹10克。

囑其每3小時服1次,在其服第2次藥不久時,突見身熱更劇,體溫40.1℃,且見譫語,手足躁擾搐動。其父母大為驚駭,急欲抱其赴病房搶救,正在著急之際,突見患兒大便得下,微汗出,體溫亦降至38℃,神志轉清,至1小時后,諸證消失。次日,索要飲食,繼予一服,愈。


其母云:其病如此之危重,而先生卻不急也?答曰:疫邪先傳表后傳里,表里合邪者,最易戰汗而解,此證突然熱甚,躁擾,乃欲作戰汗之癥也,正如吳又可《溫疫論》所云:“疫邪先傳表,后傳里,急得戰汗,經氣輸泄,當即脈靜身涼,煩渴頓除。”“三五日陽氣漸積,不待飲食勞碌,或有反復者,蓋表邪已解,里邪未去,才覺發熱,下之即解。”此吾之不急者一也。若急則挪動患兒,必不作戰汗也,不戰汗則病勢反難速解,此所謂不急者二也。其母嘆服,曰:余雖曾學中醫,然未知其理也,應深究之。



版權聲明

  • 本文《中醫臨證經驗與方法》,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,作者/朱進忠。轉載自中醫書友會。

  •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,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,請隨時與我們聯系。


Copyright ? 2018 中國中醫科學院培訓中心 京ICP備06025403號
一定牛彩票网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