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植山教授:從五運六氣分析當前疫情并推薦“四個藥方”

2020-02-14

五運六氣是中醫學天人合一思想的精粹,也是當前中醫藥學“傳承精華,守正創新”,“讓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鑒未來”的核心內容。


我們曾在2019年分析預測己亥年末的運氣條件容易產生疫情,但當時主要從己亥歲終之氣的運氣特點出發,注重于少陽相火病機,這對年前的季節性流感較為符合。


但目前運氣已進入庚子歲,新型冠狀病毒(以下簡稱“新冠”)的癥狀特點也有所不同,需要從當前運氣的多方面因素進行新的分析。


現試作分析如下:


2002-2003年發生的SARS,比較清晰地顯示了五運六氣對疫病的影響。SARS發生的五運六氣病機主要是庚辰年的“剛柔失守”“三年化大疫”,注意到新冠與SARS的相似性,故也要從“三年化疫”去進行分析。


三年前是2017丁酉年,《黃帝內經·刺法論》:“丁酉失守其位,未得中司,即氣不當位,下不與壬奉合者,亦名失守,非名合德,故柔不附剛,即地運不合,三年變癘,其刺法一如木疫之法。”


《黃帝內經·本病論》:“下丁酉未得遷正者,即地下丙申少陽未得退位者,見丁壬不合德也,即丁柔干失剛,亦木運小虛也,有小勝小復,后三年化癘,名曰木癘。”


回顧2017年,春天氣溫偏低,秋冬的燥熱又比較突出(因我們承擔的十二五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疫病預測預警課題已于2015年結束,故對2016年后的氣象數據缺少具體數據分析,這里只能憑感覺回顧),從現在出現的新冠疫情反推,丁酉年的氣候應該屬于《內經》描述的“丁酉失守其位“了。


丁酉年是陽明燥金司天,那年秋冬季的氣候是燥象較著,故其影響三年后的“伏邪”是伏燥,與SARS相似,乏力較著是伏燥傷肺的一大特征,報道的大部分病例倦怠乏力、干咳、少痰、咽干咽痛等主要癥狀都與伏燥相符。


對于三年化疫問題,過去我們主要關注了陽干年的剛柔失守,《黃帝內經》對陽干年剛柔失守的氣象特點有具體的描述,例如庚年剛柔失守的“陽明猶尚治天”“火勝熱化”“水復寒刑”等,容易把握;而對《黃帝內經》講的陰干年的“地不奉天“”柔干失剛“等則缺少這類描述,不易把握,也未見到過實例,因而缺少了應有的重視。這次新冠的發生,開啟了我們對五運六氣這一部分理論的認知。


有一點頗耐人尋味:《黃帝內經》把庚辰年剛柔失守、三年后所化大疫稱為“金疫”,病機也主要在肺;而講丁酉失守其位,“后三年化癘,名曰木癘。”我們注意到一些新冠病人早期并沒有肺部病灶,甚至有的病人沒有明顯發熱和肺部炎性病灶,直接發展為呼吸窘迫,似乎契合了《黃帝內經》的論述。


因此,把新冠一概稱為“肺炎”似還值得商榷。我們認為,若能在早期進行正確的中醫治療,完全有可能把多數患者阻擋在”肺炎“之外。


對于目前疫情趨勢的分析:


1、從產生伏氣的三年前的運氣失常比較,丁酉年的失常比2000庚辰年的剛柔失守明顯要輕,故這次疫情的暴烈程度也不至于像SARS那樣強。


2、我們原來對己亥年末疫情的判斷,因未充分關注到丁酉伏燥的因素,也因為未能及時獲得早期的疫情信息,故認為大寒交歲氣后會很快緩解。現在有了伏燥的因素,庚子年的歲運又是“太商“,燥氣太過,不利于伏燥的快速緩解,故疫情的消退就不會那么快了。但畢竟大寒以來的歲氣交接正常,庚子歲一之氣的客氣太陽寒水對疫情的緩解也較為有利,在政府強有力的防控措施下,若能充分發揮好中醫藥的作用,我們仍相信疫情在2月份會很快得到有效控制并消退。


對于新冠的治療:根據新冠的運氣病機和證候特點,推薦方藥如下:


1、萎蕤湯


朱肱《活人書》方:萎蕤、白薇、麻黃、羌活、杏仁、川芎、甘草、青木香、生石膏、葛根。方中青木香可不用,白薇量大時可能致吐,姜汁炒可避免。

《活人書》:“……冬溫,此屬春時陽氣發于冬時,則伏寒變為溫病,宜萎蕤湯。”外寒內燥者尤為適用。

2017年冬-2018年初,針對當時燥寒病機的流感應用此方療效卓絕,每能半劑至一劑藥就退燒,近日用于流感和一些新冠疑似病例也彰顯了此方的捷效。


2、牛膝木瓜湯


三因司天方:牛膝 木瓜 白芍藥 杜仲 黃松節 菟絲子 枸杞子 天麻 生姜 大棗 甘草

針對庚年燥運太過的方,有扶木抗金之功,符合“木疫“的治療思路。口干、便秘等燥象明顯者尤其適用。


3、審平湯


三因司天方:天門冬 山茱萸 白芍藥 遠志 紫檀  白術 生姜 甘草。

2017年冬曾用此方治陽明失降引起的各種燥熱癥,療效甚佳,最近臨床試用退熱效果亦好。

李東垣《內外傷辨惑論》方:黨參 白術 黃芪 半夏 甘草  羌活 獨活 防風 白芍 陳皮 茯苓 柴胡 澤瀉 黃連 生姜 大棗。

己亥年的熱用方,外濕內燥兼有火象者適用。看新冠患者的舌苔可知己歲雖去,土運的余氣尚存。消化道癥狀明顯者可用此方,已在某些新冠疑似病例中試用效佳。


年前推薦的柴胡類方因少陽相火時段已過,使用機會漸少,但仍可酌情備選;它如正陽湯、敷和湯、麥冬湯、人參敗毒散等也有較好的治效反映。


《素問·刺法論》對疫病有針刺治療的介紹,龍砂開闔六氣針法發掘和發揚了三陰三陽的古代針法,臨床多有神效,并已在流感等發熱性疾病的治療中取得可喜效果,值得發掘推廣,也可以在新冠中試用。


新冠患者都在40歲以上,對死亡17例患者的平均年齡統計更在73歲以上,提示陽虛氣弱者易受新冠病毒的攻擊。太過寒涼的清熱解毒類方藥(包括西藥的抗菌、抗病毒類藥)應謹慎使用。


對新冠的治療因目前缺乏有效的西藥,應強調以中醫藥為主。但信息顯示按有關指南的宣肺、清熱、解毒等方法治療禽流感、新冠等新發疾病的效果并不理想。


清代著名溫病學家薛雪說:“凡大疫之年,多有難識之癥,醫者絕無把握,方藥雜投,夭枉不少,要得其總決,當就三年中司天在泉,推氣候之相乖者在何處,再合本年之司天在泉求之,以此用藥,雖不中,不遠矣。”《黃帝內經》強調“必先歲氣“,五運六氣理論凝聚了古人治療各種感染性疾病的豐富經驗,值得我們繼承發揚。


關于新冠的預防,《黃帝內經》對丁年失守三年化疫有一段專門論述:“勿大醉歌樂,其氣復散,又勿飽食,勿食生物,欲令脾實,氣無滯飽,無久坐,食無太酸,無食一切生物,宜甘宜淡。”強調了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最重要的。藥物方面,要三因制宜,而既稱“木疫”,上要抗金,下要固土,大要以益氣健脾養陰潤燥為主。



版權聲明

  • 本文:中醫出版。

  •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,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,請隨時與我們聯系。


Copyright ? 2018 中國中醫科學院培訓中心 京ICP備06025403號
一定牛彩票网-欢迎您